【北京賽車PK10開獎紀錄】大股東北京銀行頻頻踩雷,中荷人壽過度依賴銀保或埋隱患-銀行頻道-bet賽車開獎計畫

作者:宋涵

出品:資管科技

隨著各大保險公司年報披露接近尾聲,數據顯示,險企間差距正逐漸拉大,從保費和凈利方面看,頭部大公司經營業績有較大提升;而尾部中小險企經營現狀堪憂,中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荷人壽)就是其中一家。

去年凈利大規模縮水超9成,高管變動頻繁,董事長遲遲不能確定,與很多銀行系險企一樣,中荷人壽過度依賴銀保渠道,最近大股東北京賽車銀行(601169,股吧)更是頻頻踩雷,一團亂麻下的中荷人壽困局何解?

有業內人士分析,如若下一任董事長沒有建設性的戰略提案,中荷人壽業績恐難扭轉乾坤。

凈利十年不見起色

中荷人壽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首批獲準成立的中外合資壽險公司,其前身是2002年成立的首創安泰人壽,原始股東是首創集團和荷蘭ING集團,雙方平分股權。

2010年6月,北京賽車銀行收購首創集團50%股份,公司正式更名為中荷人壽。2013年7月巴黎保險集團收購ING集團50%股份。

目前中荷人壽由兩大股東北京賽車銀行與法國巴黎保險集團合資經營,雙方各持股50%。其中,法國巴黎保險集團是法國巴黎銀行集 鬥陣麻將 團成員之一,主要從事銀保業務。

中荷人壽經營范圍涵蓋人壽保險、健康保險和意外傷害保險等保險業務,及上述業務的再保險業務。

年報顯示,2020年中荷人壽實現保險業務收入64.91億元,同比增加19.45%;實現凈利潤572.69萬元,較上年9198.62萬元同比下降超9成。其中,提取保險責任準備金增加至42.01億元,較上年27.29億元上漲53.94%。

按險種劃分,中荷人壽保費收入主要依靠壽險業務,較上年度同比增加19.99%,占全年保費的58.16%。

按渠道劃分,其保費收入主要依賴銀保渠道。報告顯示,2020年度原保險保費收入居前五的保險產 百家樂技巧 品,排名前四款的保險產品,皆是通過銀保渠道銷售的,實現保費收入占比超5成。

《資管科技》發現2011年-2020年10年間,保費收入呈現穩步增長趨勢的同時,公司凈利卻遲遲不見起色。

根據年報數據顯示,中荷人壽最近十年間保費收入分別為14.81億元、17.56億元、21.22億元、25.17億元、23.38億元、28.9億元、40.21億元、46.94億元、54.34億元、64.91億元。

同期,凈利潤分別為-1.09億元、0.12億元、0.19億元、0.38億元、0.32億元、1.35億元、-0.66億元、0.74億元、0.92億元、0.06億元。

償付能力方面,年報顯示,中荷人壽綜合償付能力和核心償付能力相同都是195.7%,符合監管要求。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銀保監會統計披露的信息顯示,2020年度,178家保險公司平均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為234.3%,平均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為246.3%。顯而易見,中荷人壽償付能力距離行業平均水平尚有差距。

2021年一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顯示,中荷人壽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和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相同為183.08%,都較上季度下降了12.67個百分點。

董事長頻換,股東北京賽車銀行頻踩雷

中荷人壽經營業績不佳的同時,管理層持續震蕩,令外界頗為關注。

2月2日,銀保監會發布公告,批準楊勇艇擔任中荷人壽總經理,至此空缺半年有余的總經 冠天下球版 理一職終于落定。

楊勇艇歷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上海市西支行行長,中德安聯人壽首席運營官,友邦保險總部中國區高級副總裁兼首席銀保官,中宏人壽高級副總裁兼首席多元渠道官等職務。2021年1月出任中荷人壽黨委副書記、總經理。

中荷人壽高層動蕩由來已久,2010年北京賽車銀行入主中荷人壽,6月份原北京賽車銀行副董事長史元出任中荷人壽第一任董事長,任職6年。從其卸任伊始,管理層就頻繁變動。

2016年6月第二任董事長強新,出任不到一年離任;2017年7月第三位董事長羅亞輝登場,但是其任職資格,始終沒有得到銀保監會的批復。期間,公司先后經歷了杜志紅、季雨兩位代理董事長。

2019年1月,中荷人壽迎來了騫麗君出任董事長,直至2020年10月辭職,任職一年有余。

此后,中荷人壽進入大動蕩時期,董事長、總經理以及五大風險責任人均發生變更。

2020年10月,中荷人壽連發幾則重大公告,在新任董事長王健任職資格獲批前,由董事曹卓代行董事長職責,副總經理藍年紳代行總經理職責。

值得一提的是,歷任董事長皆出自股東北京賽車銀行一方,董事會成員也以北京賽車銀行居多,據悉王健同樣來自北京賽車銀行。

截至目前董事長職位依舊空缺,外界關注的焦點,新任董事長王健能否走馬上任,猶未可知。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一家公司高管頻繁變動,很容易讓經營思路生變,甚至使企業原有的戰略搖擺不定或受阻,影響公司長期戰略的積累和持續性。

北京賽車銀行近兩年自顧不暇,先后踩雷康得新、方正集團。

2019年1月,康得新15億元債券違約,然而其賬面顯示尚有153億元。其中122億元存放于北京賽車銀行西單支行。北京賽車銀行卻稱“銀行存款賬戶余額為0,但聯動賬戶金額為122.09億元。

關于聯動賬戶業務要追溯到2014年,康得新控股股東康得集團和北京賽車銀行西單支行簽訂了一份《現金管理服務協議》,對康得集團下屬公司在該行設立的賬戶進行統一的歸集管理。即子公司的賬戶資金都自動歸集到母公司賬戶下,對外付款時由母公司賬戶下撥后支付。

2019年7月,康得新將北京賽車天九牌 行和西單支行訴至法庭,要求此協議無效,并要求被告賠償122億元全部損失。最終康得新因無法按時繳納6300萬元訴訟費,被北京賽車高法裁定撤回起訴。

2019年12月,康得新及其三家全資子公司再次起訴北京賽車銀行及西單支行,訴訟標的降至5.5億元,截至目前案件尚未出結果。

北京賽車銀行信譽和承銷業績大受打擊,因康得新案被交易商協會警告,暫停債務融資工具主承銷相關業務6個月;責令其針對康得新事件中暴露出的問題進行全面深入地整改。

至今122億元資金去向依舊成謎,而北京賽車銀行是否會在后續訴訟中承擔賠償責任也未可知。

方正集團破產重整也和北京賽車銀行脫不開關系。2019年方正集團向北京賽車銀行借了20億元,為期270天。到期后,方正集團還不上貸款,北京賽車銀行認為方正集團不具備償還貸款的能力,但具有重整價值,申請法院對方正集團進行破產重整。

目前方正集團正處于重整進行時,此事件是否會對北京賽車銀行產生不良資產還不好說。

“出身”引發的獨立性受質疑

中荷人壽大股東具有銀行系背景,也注定了和眾多銀行系險企一樣,經營過度依賴銀保業務。

行業人士稱,銀保渠道經營的一般為中短期分紅險、年金險等理財型保險產品,這類產品特點是內生價值較低,在銀行股東的支持下保費規模會快速增長,但承保利潤薄,盈利不足。

北京賽車銀行入主中荷人壽后,保費規模迅速擴張由2011年11.76億元,增至2020年的64.91億元,盈利卻始終未有突破,似乎也驗證了這一點。

銀行系險企大多習慣借力股東資源發展自身業務,弊端大多體現在手續費和傭金支出方面。實際上自2011年-2020年,中荷人壽近十年間手續費和傭金支出在不斷攀升。

其分別為1.41億元、1.82億元、1.96億元、1.82億元、2.14億元、3.26億元、4.56億元、4.66億元、5.27億元、5.47億元。可以看出,從2017年開始,手續費及傭金支出規模超過4億元,并且在不斷擴大。

有行業人士分析,雖然銀行系險企擁有強大的先天渠道優勢,但通常外部依賴性強,一旦遭遇宏觀經濟政策、資本市場或是合作機構策略等變化,高成本推動和高回報承諾換取的高增長勢必難以為繼。

經濟學家宋清輝也指出,銀行系險企在目前發展道路上面臨的最大挑戰是沒有獨立性,未來一旦“斷奶”,就可能出現危機。

其同時指出,銀行系保險公司在充分發揮銀保協同效應的同時,還應該不斷創新。開發一些具有獨創性、首創性的產品,以便在今后一旦脫離銀行母體之時,能夠保持獨立自主運營。

也有業內人士稱,目前對于人身險公司而言,銀保渠道仍發揮著重要作用,無論是產品還是銷售方式都在發生變化。

中荷人壽轉型之路道阻且長,為適應市場需求,開發長期保障型產品,發展重疾險; 百家樂看路 在銀保業務方面大力進行線上化探索。相對于頭部公司及其他銀保系保險公司高歌猛進搶占市場份額,中荷人壽何時能安內,擺脫糟糕的經營困局是關鍵。

推薦閱讀

主打固收卻一天兩債基發行失敗,權益產品一年多沒開張,華泰保興如何“興”?

起底陽光農險:“不務正業”車險翻車?16年相互制屬性待開發

盛銀消費金融:年報亮眼背后,資產規模或限制持續增長

新華保險“二次騰飛”小考:業績下滑,內控事件頻發,新重疾險邁入關鍵期

一季報收官:天弘余額寶四年首次規模縮至萬億以下,基金經理后市分歧“用腳投票”

連續9年僅1年盈利235萬,長城資管出清背后,長生人壽困局依舊

白馬股閃崩動輒坑殺千只基金,機構后市觀點分歧鮮明

晉商消金:2020年凈利微增,入局房抵貸或迎新挑戰

十年盈利難挽股權頻頻流拍,民生人壽漸成萬向金控夢之匙

年報進行時:基金公司凈利座次初定,明星基 娛樂城體驗金 金經理今年更看好什么?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資管科技。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 百家樂 操作,風險請自擔。

Related Posts